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天地 >

文学天地

为谁辛苦为谁忙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21-06-04




 芒种,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农事耕种节令。农历书说:“斗指巳为芒种,此时可种有芒之谷,过此即失效,故名芒种也。”民谚有“芒种不种,再种无用”“芒种掌灯夜插秧,抢好火色多打粮”,都给人一种时不待我、只争朝夕的急促感。可见,忙碌是芒种的主要节气底色,故民间也称“芒种”为“忙种”。


 唐朝大诗人元稹所作的《咏廿四气诗·芒种五月节》里虫飞鸟叫,别有情致:“芒种看今日,螳螂应节生。彤云高下影,鴳鸟往来声。渌沼莲花放,炎风暑雨情。相逢问蚕麦,幸得称人情。”而他的莫逆之交、大唐“耿直boy”白居易作诗向来不爱绕弯子,《观刈麦》开宗明义:“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少闲”“倍忙”是因为“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忙到啥程度?“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一家妇孺都上了阵。哪怕是“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也有种“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的累并快乐之感!虽然这首《观刈麦》后面还有对不事农桑却安享膏粱的行径进行了暗讽,但这前半部分仍然沸腾着浓浓的人间烟火气息。


 诗以言志、歌以咏怀。自古那些怀有“民为邦本”情怀的文人们,笔下不乏有悯农之苦。“三年不见种田农,蓦陇跳沟过屋东。齐唱歌声相劳苦,濛濛烟里一蓑风。”“栽秧割麦两头忙,芒种打火夜插秧”,抢割小麦颗粒归仓后,接踵而来的又是抢时插秧,宋代楼璹《耕图二十一首·拔秧》:“新秧初出水,渺渺翠毯齐。清晨且拔擢,父子争提携。既沐青满握,再栉根无泥。及时趁芒种,散著畦东西。”秧苗已出水可以移栽了,远看像张翠绿厚重的毛毯,水田里面注满了水、耙平了地,父子两人早早就起来,拔好幼苗争着抢着挑担子,趁着苗青水足的好时节,把秧苗和未来丰收的希望赶快播种在大地上。“芒种不种,再种无用。”所有的收获,都来自应时而作。


 芒种多雨,对以地为生的农人来说,也难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片刻放松,而对于文人雅客来说,不乏美事一桩。陆游的《芒种后经旬无日不雨偶得长句》:“芒种初过雨及时,纱厨睡起角巾欹。痴云不散常遮塔,野水无声自入池。绿树晚凉鸠语闹,画梁昼寂燕归迟。闲身自喜浑无事,衣覆熏笼独诵诗。”少了些繁忙,多了份情趣,还有那种“衣覆熏笼独诵诗”的时间自由。也有人趁着淫雨霏霏,青梅煮酒,闲敲棋子。宋代赵师秀的《约客》:“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就有一份不疾不徐的恬淡、从容自适的熨贴。


 无论是古时还是现在,衣食无忧的岁月静好,都是那些深耕土地的人们用一生辛苦一生忙给换来的。城市楼房林立,“树高千尺不忘根,人若风光勿忘恩”,在“王孙但知闲煮酒”时,得知道还有“村夫不忘禾豆忙”,要懂得对农民的感恩和对农村的反哺,脚下的土地才是血脉万古的缚系,因为那万顷沃土,既有我们三餐飘香的物质满足,也有应时而为的精神滋养。



    作者 杨波,任职于广东电网东莞石排供电服务中心

文章来源于2021年6月4日《南方电网报》




上一篇:人生适宜懂小满 下一篇: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会员服务|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2017-2021 粤ICP备1701639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