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天地 >

文学天地

人生适宜懂小满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21-05-24


    插图8 国外电力 德国“弃核”十年争议落幕80.jpg



   “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古人讲究对仗用韵,然而二十四节气里,小雪对大雪、小寒连大寒,唯独小满缺了另一伴,这看似不“圆满”的缺失,却深藏古人的生活智慧。


   小满,是夏季的第二个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这样诠释:“四月中,小满者,物至于此小得盈满。”又说:“斗指甲为小满,万物长于此少得盈满,麦至此方小满而未全熟,故名也。”可见,小满的原意是夏熟作物开始灌浆,却又将满不满,待时而满。


   “夜莺啼绿柳,皓月醒长空。最爱垄头麦,迎风笑落红。”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的《五绝·小满》,洋溢着对小满这个节气的特别之爱,不是落红缤纷的景色虚幻,而是麦田翻浪、收获在即的期待,透露出诗人对田园生活的向往。眼前有等待,心里有期许。“麦穗初齐稚子娇,桑叶正肥蚕食饱。老翁但喜岁年熟,饷妇安知时节好。”醉翁先生在《归田园四时乐春夏二首之二》里,忙碌充实的岁月静好生活模样,让人有种莫名的小满足。


   古语有“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之说,世间万物莫不如是。天道自然,四时轮转中虽然时光催人,但在心有所盼上,得保持着从容自信。麦穗灌浆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此时秸秆稍显稚嫩,若是违背顺其自然的规律,那沉甸甸的麦穗将会是秸秆无法承受之重,可能就秆断穗垂,偃伏于地。这就像做人,得有戒急用忍的谦抑,还要有板凳能坐十年冷的韧劲,任何有违事理的揠苗助长和急功近利,就难逃物盈则倾、物极必反的厄运。唐代诗人元稹的《小满四月中》,开篇即是“小满气全时,如何靡草衰”的灵魂叩问,阳极必衰的现实如一记洪钟,千古长鸣,发人深省。


   “调剂阴晴作好年,麦寒豆暖两周旋。枇杷黄后杨梅紫,正是农家小满天。”清代王泰偕的《吴门竹枝词·小满》,就留有人生需要自我调适的生活纹理。红尘世俗,很容易有“乱花渐欲迷人眼”焦虑和迷茫,面对欲而不得,与其寝食难安地百般纠结,不如箪食瓢饮地不改其乐。放不下、想不开、看不透、忘不了,不懂满足就是过不好的根源所在。《逍遥游》里“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和《增广贤文》“良田千顷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榻三尺。”都是满满的知足不辱、知止不殆的劝喻。


   明代陶安在《四月二日与黄观澜员外傅仲圭都事同访单德甫宪使不值》说:“得闲来访单绣使,上堂只逢双墨君。小轩雨久长新树,近午风生驱宿云。更羸骖寻雪洞,偶看稚子摘池芹。连营万屋无闲地,小满初晴麦气薰。”忙里偷闲去寻访友人,谁料不遂人愿白跑一趟,不过这也影响不了诗人的心情,因为他看到了小满时节的怡人景色,这其实也蕴含着“人生所有的失去,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的得失观。




    作者 杨波,任职于广东电网东莞石排供电服务中心

文章来源于2021年5月21日《南方电网报》

 


上一篇:牧归 下一篇: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会员服务|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2017-2021 粤ICP备1701639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