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天地 >

文学天地

幸福尽从勤里得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21-04-30



322222259.jpg



  劳动创造美好生活,这是亘古未变的真理。千百年来,炎黄子孙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被一代代人薪火相传。先民们热火朝天的劳作生活,也成了文人墨客们笔下的寄情风韵。


  与当今争相“跳农门”不同,古时农耕社会,田园山水生活让很多人心向往之。晋义熙元年十一月,田园诗派鼻祖陶渊明在做了八十天彭泽令后,毅然决然地解印辞仕,开始了他的乡下归隐生活。没了案牍之劳,但柴米油盐这等薄物细故少不得要亲自操劳。他在《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一诗中就这样自勉:“人生归有道,衣食固其端,孰是却不营,而以求自安。”提醒大家如果不自食其力、辛勤劳作,就无法解决眼前的生活问题,真正是“言外之意,无上妙谛”。所以,他的《归园田居》五首尽是醉心耕种的场景,甚至辛苦如《其三》所述:“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披星戴月早出晚归,依然不怨不悔,乐此不疲。


  五柳先生之后,赞美田园生活的“后浪”奔涌不息。唐代“诗佛”王维的《春中田园作》:“屋上春鸠鸣,村边杏花白。持斧伐远扬,荷锄觇泉脉。”春日里持斧伐桑、荷锄探泉的生活美景跃然纸上。宋代田园诗人范成大则分别展现了夏耕、秋收的劳动场景。其在《夏日田园杂兴》这样说:“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男耕女织、相扶相助的人间静好,令人神往,特别是末句那个“学”字,暗含着中华民族生生不息、血脉不断的根因。其在《秋日田园杂兴》里,写尽了农人收谷打稻、丰收在即的喜悦之情:“新筑场泥镜面平,家家打稻趁霜晴。笑歌声里轻雷动,一夜连枷响到明。”没有什么比收获自己的劳动成果更让人开心的事了。宋初诗人王禹偁也写过《畲田词》:“大家齐力劚孱颜,耳听田歌手莫闲。各愿种成千百索,豆萁禾穗满青山。”那种累并快乐的心理自恰,未经农桑的人很难体会。


  文人们大都有民本情怀,在歌颂赞美劳动的同时,也深感劳动的不易,诗词中不乏有深厚的怜悯之情。“诗魔”白居易的《观刈麦》:“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致敬劳作中有深切的关怀和同情。他的《卖炭翁》更是直抒胸意,“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恻隐之心、无奈之意一览无遗。


  唐代诗人崔道融所作的《田上》:“雨足高田白,披蓑半夜耕。人牛力俱尽,东方殊未明。”把农人披蓑夜耕,人牛俱疲时天还未亮的辛苦,刻画于世人的眼前。正是对劳动之苦有着感同身受,所以他们的诗作中,也对“十指不沾阳春水”却坐享其成者作了无情的鞭挞。北宋梅尧臣《陶者》诗曰:“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同时代张俞的《蚕妇》异曲同工:“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劳动之美,在于“一切乐境,都可由劳动得来;一切苦境,都可用劳动解脱。”《醒世恒言》也说:“富贵本无根,尽从勤里得。”正所谓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我们现在拥有的美好生活,是一代又一代的各行各业劳动者无私奉献和辛勤付出的结果。当今又是一个百舸争流、千帆竞发的奋斗新时代,酿造更加甜蜜的生活,需要人人愿意付出、个个崇尚劳动,用勤劳的双手,为生活书写新的最美诗篇。




   作者 杨 波,任职于广东电网东莞石排供电服务中心

文章来源于2021年4月30日《南方电网报》




关于我们|会员服务|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2017-2021 粤ICP备1701639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