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天地 >

文学天地

心灵之灯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21-01-19


  


    “家,就是有个人点着灯在等你。”

         ——三毛



  不知不觉,独自离乡已有十余载。


  近日,母亲给我来电,说父亲的身体大不如以前,特别是手腕处的那道旧伤,每逢下雨天,就疼痛得厉害。


  我搁下电话,深深的担忧之余,脑海里回想起上一次见面时,父亲的两鬓白发和那已经弯曲的后背。我的记忆,一下子被拉扯回童年。


  我的童年是在边远农村度过的。小时候,父亲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能手,他做过厨师、理发师,也当过泥水匠,是家里的顶梁柱,一直靠着自己的努力支撑着我们整个家。


  然而好景不长,活儿越来越难找了。那段日子,我经常看见父亲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门槛上,手中握着那根陪伴了他几十年的烟杆。他吧嗒吧嗒地吸着旱烟,烟雾朦胧了他的脸庞。不知道是被烟雾熏的或是其他原因,父亲双眼泛红。


  有一天,父亲从外面回家,一扫脸上的愁容,露出了笑意。他和母亲在角落里小声嘀咕了几句后,脚步轻盈地冲我走过来,愉快地对我说:“今晚我们加菜吧!”


  而后,父亲每日在天未亮时,就早早地骑着家里唯一的一辆二手自行车出门,车辆的后座上扎满了厚厚的一捆尼龙袋,直到晚饭前才回家。父亲每天归来,都仿若一个神奇的魔术师,让我从藏在他背后的双手中猜哪只手有属于我的礼物。有时候,礼物是我爱吃的东西,如荔枝、龙眼、糖果等;有时候,礼物是我心心念着的玩具,如上了发条的小车、五光十色的弹珠等。虽然玩具基本都很陈旧,上面经常蒙着一层灰,但对于幼小的我已足矣。那段日子最快乐的事就是每天等父亲回家。一旦到了傍晚,我就会急匆匆跑到巷口的拐弯角,坐在石凳上,托着腮,哼着母亲教会的童谣,等待父亲的出现。


  而母亲,则拧亮家里厨房那盏沾满灰尘油污的灯,把米洗好,等着父亲回家,然后生火做饭。炊烟升起的时候,门口的燕子也归来,吱吱喳喳把寻觅到的食物喂给它的孩子们。


  一天傍晚,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很快就下起了倾盆大雨。我只能呆呆地坐在家门口,外面的世界,好像被一层层雨帘隔离开来,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突然,周围一片黑暗,全村都停电了。我的心情更加焦虑了:“爸爸怎么还没到家?他早上出门没有带伞呢。”我嘴里一边碎碎念,一边虔诚地祷告着,希望父亲快点安全归来。此时,什么玩具什么零食,都不再那么重要了,我只想要父亲平安无恙地出现在我和母亲身边。


  母亲把家中仅有的两盏煤油灯点亮,煤油灯发出的微弱的光,显然温暖不了她的心房。母亲在屋里踱来踱去,安静的屋子里只剩她的脚步声,最后她索性把我抱在怀里,默不作声。随着夜越来越深,还是没见着父亲身影,她开始有些忧心忡忡了,强忍睡意的我,看着母亲忐忑不安地扫扫地面、抹抹桌子,我的心,也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


  午夜时分,舅舅终于来电。原来,父亲在街上被一辆货车擦伤,撞伤了右手,摔倒在了坑坑洼洼的地上。货车司机发现自己撞伤人,急忙逃走。而父亲被好心的路人送到县人民医院,医生正在为父亲止血和包扎。


  母亲接完电话,用手擦拭掉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然后赶紧电话联系住在附近尚算认识的货车伯伯,对方正好有事要出门,于是母亲请求对方捎我们一程。


  母亲一手抱着我,一手打着伞,坐上这辆即将开往县里的货车。在车上,母亲把我的小手握得紧紧的,看着面色凝重的母亲,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突然无比怀念家中灯火通亮的那一幕。


  我的目光转向车窗外,发现不远的地方竟有一处明亮,待车开近了,才发现亮光是由多把打开的手电筒聚拢而成。有几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叔叔正冒着大雨,穿过田地,逐户地检查线路。路面泥泞,他们的衣服被大雨打湿,可他们全然不顾,深一脚浅一脚地蹒跚着向故障点前行。


  这场雨,一下就是一整夜。


  在医院里,我终于见到了父亲。为了省钱,他没有选择住院,而是躺在走廊的长椅上,他瘦弱的身子蜷缩成一团。在母亲的搀扶下,父亲艰难地坐起来,他的右手缠满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布。父亲用左手摸了摸我的头,用略带嘶哑的声音说:“对不起,这次我啥东西都没给你捎回家。本来昨天说好给你买山楂的,没想到出了这事,还让你们大老远跑一趟医院,让你们娘俩受累了。”母亲再次红了双眼,而我可能是终于见到父亲的缘故,虽然鼻子发酸,心里却踏实了很多,忍不住打起了呵欠,不知不觉躺在母亲的怀里沉沉睡去。


  翌日,家里的灯重新亮了起来,厨房里又传来了熟悉的淘米声。而我,小心翼翼地把父亲之前送给我的所有玩具用干布擦拭干净,再装进一个容量很大的铁盒子里。


  父亲的伤口恢复得很快,除了受重创的手腕偶尔会一阵阵的抽痛。生活又开始忙碌了起来,父亲重新骑上他那辆踩起来嘎吱响的自行车,每天依旧早出晚归。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父亲的职业,乃至于每次我听到《酒干倘卖无》这首歌时,都会感触良久。我的父亲,用他的拾荒之手,在撑起一个家的同时,也为我举起一盏永不灭的心灵之灯。幼时,给予我诸多快乐和欣喜,长大后,当我感到疲惫和苦恼时,也依然照亮并温暖着我。黄昏刚过,各个街道的一排排路灯先后亮起。而我,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作者 李果,任职于广东电网汕尾供电局

文章来源于2021年1月15日《南方电网报》



 



关于我们|会员服务|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2017-2021 粤ICP备1701639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