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新闻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七层水电站轶闻 |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9-08-13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一个毛泽东……”这首时常飘荡在兴宁和山河上空的歌声,今年86岁的七层水电站退休职工吴伟良对此至今记忆犹新。


“冬天的时候,树叶掉光了,一整片山都是光秃秃的。从七层水库引下来的水管裸露在外,弯弯曲曲,远远看上去就像一条蛇在山上蜿蜒。周边农村里的孩子经常会爬到水管上去玩。爬上去、滑下来,七层水电站就像他们的一个游乐场。”吴伟良笑着回忆着,当年的景象仿佛又重现在脑海中。

 

 

七层水电站轶闻 1.jpg

▲七层水电站现有外貌

 


  吴伟良口中的七层水电站,是位于现今梅州兴宁永和镇七层村的一个小型水电站,是新中国成立后广东省首先建成的小水电站。


  据史料记载,广东省水电站建设最早始于兴宁县。1930年春,兴宁华侨陈仁楷回乡开办兴宁华侨水电股份有限公司,购进德国产115千瓦水轮发电机组1台,在新圩径下乡响水径兴建小水电站。该小水电站于1937年春建成投产,供电给县城商户和居民使用,抗日战争时期遭到破坏,断断续续发电至1947年,终因水源不足而停产。1948年,陈仁楷不得不忍痛拆除响水径厂房,把被损毁的电机和器材全部运往县城。经过整修,在解放前夕,改用火力发电,使县城重放光明。


  兴宁县地处山区,境内有宁江河、和山河等多条河流,水资源较为丰富。据调查计算,水力资源理论蕴藏量为4.75万千瓦,可开发利用的2.7万千瓦。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高度重视水电开发。兴梅专区政府建设科、水利部、农林水办公室等政府机构,大力动员、组织、领导人民群众进行水利、水电基本建设。兴宁县政府不论在建设资金上、建设布局上,还是在技术装备、人员培训上,都作了具体部署,各界群众建设小水电站意愿和积极性高涨。天时地利人和,兴宁打响了小水电建设的第一炮——兴建七层水电站。


  据《南方日报》报道,当年七层水电站的开创是非常艰难的。1949年冬,新中国成立伊始,兴宁县人民政府就开始着手酝酿兴建小水电站,开始时想与陈仁楷等当地华侨合作,但他们华侨对新生的人民政权信心不足、财力有限,投资意愿不强。鉴此,县政府转向鼓励发动本地工商业家投资,技术上由政府帮忙解决,但仍没有收到多大效果。最后,县政府决定独资建设,并于19505月开始测量和开工建造。到了9月,眼见经济的逐步恢复、社会日趋稳定,工商业家开始大量投资,陈仁楷以他那台从响水径水电站拆回县城存放的旧水轮发电机和配电设备入股,而兴梅专区也在经济上和技术上予以支持,集资共计3亿元(旧币),公私合营七层水电站正式开始筹建。


  195010月,兴宁县政府建设科工程师、专门负责水利水电施工设计的吴按粦领着几十个建设工人来到七层乡,甩开膀子埋头就干,开始动工建设七层水电站。他们充分利用地理优势,在水电站上方的和山河上兴建一个水库,水库集雨面积5平方公里,有效库容22万立方米,利用水头72米,引用流量0.22立方米/秒。建设水电站需要大量水泥,而那时候,水泥这类建筑材料十分匮乏,很难买到。吴按粦大胆创新,发明使用烧粘土代替水泥的方法,即用废旧汽油铁桶焙烧粘土,烧熟后碾压成粉,拌和石灰、砂子,浆砌尾水井和厂房。


  小山村里来了很多生面孔,听说是来建水电站的。村民们都纷纷围过来参观,好奇地观看着、询问着这个水电站究竟是长什么样、做什么用的。吴按粦和工程师们总是很热心给村民讲解。村民一边听着他们讲着水电站的作用,一边在旁边帮个小忙,比如搭把手递块砖什么的。


  厂房的墙体架构很快就建好了,进入设备安装阶段。县政府出资向陈仁楷购买了那台从响水径水电站拆回县城存放的旧水轮发电机和配电设备,但从县城从七层乡有二、三十公里那么远,怎么才把这重达几吨的大家伙运过来呢?这可让吴按粦犯了愁:调运车辆,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适的;就算借到了车,路也不一定行得通。思来想去,为了不拖延工期,他决定采用最原始的办法:人力运送。


  吴按粦找来六七十个名当地村民,十几个壮汉用粗麻绳把发电机绑的严严实实的,用长木棍穿过麻绳,绑好加固,“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大家喊着口号,一起使劲抬着发电机就出发了。其他小件的配电设备,就装在箩筐,众人肩挑着紧跟其后。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像舞龙灯似的,手抬肩扛,运送这堆设备沿着和山河边的小路向着七层乡进发。由于缺乏机械运输工具,行进速度极慢,一天走不了一公里。他们白天搬运,到了夜晚,就把设备借放在附近的农家,各自回家休息,第二天天蒙蒙亮就起床赶过来接着干。就这么走走停停,历经好几十天,终于将发电机等设备抬到了水电站工地现场。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发电机及其主要配件已经到位,可是从山顶水库引水下来的压力水管,除末墙连接水轮机的20-30米渐变管可用混凝土管外,其余部分该怎么解决呢?那个钢材紧缺的年代,在兴宁这个小县城,上哪去找那么粗大的水管呢?在众人焦虑万分之际,吴按粦又想出一招:用废旧汽油桶代替水管。于是,他立刻号召大家四处去收集废旧汽油桶,并从县城找到熟练焊工,利用氧焊加电焊的方式把1008个大铁桶(一米多高)用铆钉接驳起来代替钢管,铆接成一段1080米的压力水管,一路从山顶的七层水库铺到下面的水电站。


  历时近10个月,1951721日,七层水电站建成投产。水从山顶水库奔流而下,发电机“轰隆隆”地转起来,吴按粦和所有参建人员,还有围观的村民都激动地直拍手,就连树上的夏蝉都被感染,愈发欢快地唱了起来。


  至此,兴宁县解放后的第一个水力发电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广东省第一个水电站正式运行。该县最早实行公私合营企业——七层水电公司正式成立,经验丰富的华侨陈仁楷出任第一任董事长。

 

七层水电站轶闻 2.jpg

▲七层水电站的相关制度

 


  七层水电站的建成投产,有效改善了兴宁县的用电状况。查阅资料,水电站丰水期一小时可以发115千瓦时,当年发电量就达11万千瓦时。源源不断的电力从七层水电站出来,用10千伏安、20千伏安的两台单相变压器,通过电压为2.2千伏(195653日改为6.3千伏)的20公里输电线路送到兴宁县城。电力除供应政府机关、县城化工厂、商家所需外,还有部分电力供给小工业作坊,小城的夜晚有了更多的“星光”。


  上世纪50年代,“独此一家”的七层水电站在兴宁县国民经济中占据着重要位置。永和区政府在水电站四周建了门楼和围墙,专门派民兵24小时轮班守卫。周边慕名而来的群众,想要一睹电站的庐山真面目,那都是不允许的。发电机“跑”起来了,裸露在外的压力水管却由于“先天不足”,再加上常年累月经受风雨侵蚀和水压冲击,不断地产生裂缝漏水。维护水管成为电站工作人员的日常工作之一。在资源匮乏的年代,他们只能借鉴补船的“土办法”,用“泡丝+黄油+麻油条”混在一起对水管进行补漏,见一处补一处,缝缝补补地维持水管的正常使用。

 


七层水电站轶闻 3.jpg

▲七层水电站仪表盘

 


  1952年水电站发生了第一次严重的生产事故。当时的值班人员吴焕泉无意间把一块毛巾搭在水管上,没想到,这块毛巾正好放在引水管的进空口(成人手掌大小)处,水流巨大的压力一下子就把毛巾吸了进去,把进空口给堵得严严实实。空气无法流动排空,水管里面形成真空,内外压强的不平衡形成水锤冲击,让巨大的引水管瞬时瘪塌下去,厂房里的发电机组顿时没了声响。突如其来的一切,吴焕泉吓得魂飞魄散,心里直想着“坏了,坏了,这下惹大祸了!”急忙向电站办公室跑去,叫人跑到上面水库的拉杆房将锁水闸关掉,停止水库放水。此次事故,造成局部铁管受力下弯,所幸未对发电机造成损坏。


  “水电站出大事了......”事情一传出,这个小山村顿时炸开了锅,村里乃至周边的村民都纷纷谈论着这在当时“惊天动地”的事件。这事还惊动了周围村镇的许多“军师”,他们纷纷上门就如何重新修复损坏的水管问题,给水电站“出谋划策”,热闹了好一阵子。


  在综合了各种“民间高手”的建议之后,陈仁楷召集有关工程技术人员,并找来原提出用废旧汽油桶代替引水管点子的吴按粦,一同研究制定修缮方案。


  具体的方法是:先将水库水慢慢灌入,利用水压像充气球一样把瘪下去的引水管恢复原样,同时在水管一侧特地做了一个用以排掉多余空气的“涌浪筒”(即调压井),与水管形成一个V形,再加上减压阀。后来,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又用6公厘的粗铁丝隔段隔段地将水管扎紧加固,用山上的木材做成模板,从市面上找来“红毛泥”(当时英国进口的水泥),将铁管团团包裹“变身”为水泥管,以防再次爆裂漏水。


  这个工程,断断续续地进行了一年多才完工,水电站的引水管算是“因祸得福”,从根本上消除了原工程遗留下来安全隐患。



七层水电站轶闻 4.jpg

▲七层水电站老员工:左为潘汉全、右为吴伟良

 


  日月如梳,转眼到了上世纪60年代。


  1963年,而立之年的吴伟良因一个偶然的机遇,被招进七层水电站当了一名水电工。事隔36年,他仍清晰地记得引他入行的水电站站长王载尧。


  那会儿,吴伟良还是一个送报纸的邮差,当时连辆自行车也没有,“十里八乡”的山路全靠两条腿,每天吴伟良送完信,双腿已经累得不是自己的了。有一天,吴伟良送信途中累了,坐在水电站门口的一块石头上休息,啃着随身带来的干粮。忽然,他发现水电站墙壁上贴的一张纸上赫然写着“招工”二字,便站了起来凑前去看个究竟。原来真的是水电站招工哩!吴伟良回忆说:“我一字一句地读了一遍。说实在的,那时候我有点动心了,因为我早就不想干送信这活了。”那年他30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但要转行,自己却没有水电这方面技术,人家能收吗?“我正寻思着,里面有个声音高声问道:小伙子,要不要来试一试?我往里一看,支吾道:可是我没有技术……。那人又说:可以学啊!”当时问吴伟良的人是水电站站长的王载尧。就这样,这一声招呼,改变了吴伟良的一生。


  于是,吴伟良由一名送报送信的邮差改行当了一名水电工。入职后,王载尧成了吴伟良的师傅。吴伟良跟着师傅扎扎实实学了两个月,发电、司水、看表、系统并闸等各种技能,王载尧肯教,吴伟良肯学,师徒之间甚是默契。两个月后,吴伟良通过了王载尧对他的实操考试,正式成为了水电站的一员。当时水电站共有78名员工,每个班次两人,24小时分为日夜两班轮流上岗。在站长王载尧、副站长吴裕康的指导带领下,吴伟良渐渐成为水电站的技术骨干,练就了一身本事,光是听机器的声响就能明白机器的运转情况是否良好。


  刚上班一年多,吴伟良就经历了水电站惊心动魄的一幕。1964年8月,11号台风呼啸而来。台风对于山区的影响,不是风,而是持续的降水。两三小时内降雨153—266毫米,水库的水位不断地上升,大大超过七层水库的设计标准。终于,土坝不堪重负,瞬间崩塌,洪水像脱了缰绳的野马,奔流而下,涌进水电站厂房,将设备淹没。


  洪水过后,电站操作室内满是垃圾、沙石,发电机组也尽是淤泥,伤痕累累,混乱不堪。为防止机组受潮损坏,电站员工赶紧把发电机的所有零件都拆出来把淤泥清洗干净,然后采用木炭烘烤和发单机自动烘干(短路烘干法)“双管齐下”的方法,足足花了个把月,才将设备烘干。被冲垮的七层水库堤坝,亦于当年冬天重建,用石头、水泥与钢筋混合,将原来的土坝改成浆砌石溢流坝。而水电站的机组,经过将近一年的维修调试,到1965年才真正恢复正常发电。直至现在,水电站虽几易其主,这些发电机组但仍在正常运行。


 

七层水电站轶闻 5.jpg

▲七层水电站现在的发电机(原德国产那台已废弃)

 


  1968年到七层水电站上班的潘汉全,虽然只在那里工作了两三年,但对水电工作情况包括一些细节仍记得十分清楚。“当时的那台发电机是德国制造的冲击式水轮发电机。别看黑色的外壳不起眼,里面的线圈、水轮机的叶子、喷水嘴、出水的‘烟斗’那些可都是铜制的呢!……同事们之间也很团结,上班的时候大家轮流做饭,有什么事都会互相帮忙。”


  “应该说,上世纪五十年代,是七层水电站最辉煌的时期,除了我们水电站和兴宁县城的商店、工厂有电,其他地方都还是用煤油灯的。”说到这,吴伟良有着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但到了60年代,随着和山、合水等多个水电站的建成投产,七层水电站的作用才逐渐下降,再也没有那种‘舍我其谁’的荣耀了。当然,这是好事情,说明兴宁的电力工业在不断发展,经济社会在不断进步。”

 


来源:广东电网公司

2019-08-07



关于我们|会员服务|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2004-2011 粤ICP备110172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