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天地 >

文学天地

思旧意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8-06-15



插画来自叶懿莹作品82.jpg




    未食五月粽,被褥不甘松。未食五月粽,破裘不敢放。

    食过五月粽,寒衣收入敢。食过五月粽,不够百日又翻风。

    ——古谚


    古称粽子为“角黍”或“筒粽”。《本草纲目》中记载“古人以菰芦叶裹黍米,煮成尖角之形,孜曰粽,曰角黍。”早在春秋时期,古人便用菰叶包黍米成牛角状,将稻米置于竹筒内烤制,称为“筒粽”。而关于粽子的来历,南朝梁吴钧《续齐谐记》中有记,“农历五月初五诗人屈原自投汨罗江后,常年为蛟龙所困,世人哀之,每于此日投五色丝粽于水中,以驱蛟龙。”


    “清暑初交殿角风,又传节物近天中。灵符旧系千丝缕,玉粒新颂五彩筒。青箬香分菖叶绿,银盘光射石榴红。云帆不却三韩贡,拜赐还教纪祖功。”这是清代查慎行笔下用高丽贡米做粽子的情景。而老家是北方的我对于粽子的记忆,是外婆灵巧的双手,是一片片嫩绿水灵的芦苇叶,是上下翻飞的红绳线,是米白玉砌的圆糯,是个大红玉般的蜜枣,所有的这些,夹杂着我年幼稚气的嬉闹言笑,共同汇成了饭桌上几大盘热气腾腾的蜜枣粽。幼时喜甜,待外婆拆开烫手的热粽,便迫不及待地将白糖或是甜奶粉抹于表层,一口咬下,扑面尽是粽叶的清香、蜜枣的爽口、糯米的柔韧,待口腔的香甜散尽余下的是仍是无限满足。


    后父辈迁居至南方,碱水粽、叉烧粽、蛋黄粽、火腿粽等咸粽让人眼花缭乱,这才真正懂得了李隆基那句“四时花竞巧,九子粽争新”的独到之处。南方的粽子相之于北方,更加的小巧玲珑,内容也更加丰富繁杂。咸粽中我更偏爱火腿粽,粳米与火腿的搭配甚是绝妙,剥开两层嫩叶,白腻中透着点红,火腿的香味早已包裹于清透的米粒中,肉香满溢,好不快活。


    前些年为了尝鲜,置了几个星巴克为了入乡随俗推出的星冰粽藏于冰箱,闲时当作点心食一颗,口味差强人意,冰爽透凉更是图个有趣新鲜。而后无意翻阅到宋代诗人张耒“水团冰浸砂糖裹”,方知古人早已懂食冰镇粽子。


    “五月榴花妖艳烘。绿杨带雨垂垂重。五色新丝缠角粽。金盘送。”古人似有无尽挥洒浪漫的墨笔,或许是那时人们多委婉,更爱笔酣墨饱下的满足,或许是现在的我们丢弃什么,借物言喻总是肤浅无力。


    每年端午时,没有了外婆巧手下的纯人工热粽,多了各种超市各种零散包装下的冰冻什锦粽,或是整齐真空嵌于大礼盒内的鲍鱼粽,总是让人多了一份饱肚之心,缺了一份端午之意。



作者刘佳雯,任职于广东电网韶关供电局

来源于2018年6月15日南方电网报

插画来自于叶懿莹作品

 


上一篇:龙舟竞渡 下一篇: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会员服务|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2004-2011 粤ICP备110172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