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天地 >

文学天地

思念北方的雪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8-01-10

 

 




timg.jpg

   

    



受特大寒潮的影响,今年家乡特别冷,气温骤降,降到了零下。


昨天和朋友聊天,朋友突然谈起了天气,便不由得说到了雪。我呵着双手,想着:这么冷,会不会下雪呢?南方,一片不会下雪的土地。倘若不是极冷的冬天,南方是少有雪的。就是下雪,也常是夹在雨里,一忽儿就遁了行迹。因此南方人到了冬天,总是盼望着能下一场雪,下一场大雪。这个盼望十之八九却要落空——能下小雪就极不错的了,而湛江这个地方连小雪都不会有。


我记忆中的那场雪很厚,掩盖了我的膝盖、枯草、枯叶、石头。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拿着小铲子,穿着臃肿的衣服,红着脸蛋,挂着鼻涕,使劲地铲着冻得硬邦邦的雪,开始堆雪人玩:“这里是头,这里是眼,这里是脖子,这里是胖乎乎的肚子……”我们指着雪人边说边笑。现在想想,那是多么好玩啊,多么怀念那无忧无虑的笑脸。


堆好了雪人后,我们又想到了新节目——打雪仗。我们分好队之后弯着腰,抓起一把雪,紧握成球,毫不留情地砸向“敌人”的脸,若能掷入对方的脖子里可就十足的快意了。为了躲避对方的攻击,拼尽全力地跑,我们在雪中互相追打着。过了许久,大战终于结束了,此时此刻的我们已经汗流浃背,丝毫不觉得有冷意。我们努力堆起的雪人,在我们打闹后,已经躺在地上“睡着了”。晌午到了,母亲在几米远处叫着我们:“孩子们,别玩雪了,回家吃午饭了。”浑身沾着雪的我扑进母亲的怀里,母亲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


我那时候最喜欢玩的,是滑雪。即便自己一个人玩也能玩得欢,是那么的刺激,那么的惊险。那时没有滑雪板,父亲就拿盖房子剩的木板给我做了一个类似于车子似地给我玩。从斜坡上,双手紧紧地抓着两边,闭着眼睛往下滑。反复玩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腻,滑雪,给了我无限欢乐,成了我童年不可抹去的记忆。


现在,我们都已经长大,我来到了不会下雪的南方工作,记不清到底有多少年没有见过雪,虽然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打雪仗,堆雪人,但是仍然想在大雪纷飞中漫步,踩在那鹅毛般的雪花上,看着白皑皑的一片雪景,说着童年的故事。





作者:毕彦辉,广东电网湛江供电局

来源:南方电网报 

2017-01-09


上一篇:我们在光明处等你 下一篇: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会员服务|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广东省电力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2004-2011 粤ICP备11017294号